Camelot Garden

[superbat][ABO]猫头鹰森林(Owls in a Forest)(2/?)

02 El amor y la muerte.


“我不需要你的帮助,Clark。”意料之中的拒绝,“我让Alfred送你离开。”

Clark Kent却没有松开握住他肩膀的手,在冰冷的丝绸和Bruce同样冰冷的身体上烙下滚烫的烙印。

Bruce的性腺就在一手之外的脖颈侧散发出诱人的气息,Clark毫不夸张的认为,那种气味比刚才更浓郁了。

“也许你该问一问你的这里是否需要。”滚烫的手指拂过Bruce性腺表面的皮肤,并轻轻的按了按。

Bruce的肩膀一阵颤栗。

Clark得逞的轻笑一声,随即,一个坚硬的拳头结结实实、毫不留情的硬面回来。

“Bruce,你的手!”钢铁之躯在Bruce的拳头面前纹丝不动,反倒是蛛网一样的血痕迅速的蔓延到Bruce的关节处。

无法回避的疼痛,让沉浸在愉悦中的性腺陡然收紧。

房间里,Omega的信息素如灯光下的黑影,消失无踪。


Bruce是个早熟的孩子,他的分化也比正常的孩子来得早。

那大概是在他的父母在犯罪小巷里被杀死的一个月以后,某一天他忽然病倒在床上。他以为那只是轻微的发烧,但就在第二天,Omega的初潮吞噬了他。这对于一个刚刚成为孤儿的孩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:他整天躺在床上,抵抗着那种在身体里四处乱窜的狂热。他尚未性成熟,但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,他本可以像他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尊贵的Alpha。但是命运为他做出改变,要他以成为韦恩家有史以来唯一一个Omega的形式去记住这份仇恨。

那段发情期他只想永远忘记。不论他在那里,不论是当他躺在床上还是,他的裤子总是湿漉漉的。他感觉大脑已经不是自己的了。他想象有一个强壮的Alpha,圈住他的肩膀,将自己埋进他的胸膛里,湿热的舌头不断的舔着他的性腺,然后,就是不容反抗的占有……

但是Bruce不允许自己就这样屈服。

他知道Alfred心里想的是什么,韦恩家的男人不应该是一个渴望被人侵犯的Omega,没有一个Alpha有资格同时占有韦恩家男人的身体和财产。

后来,他学会了求助于Lucius提供的抑制剂。

Wayne家的男人从来没有向这种生理缺陷屈服过。

在情潮最疯狂的时候,他用匕首一道道挑开自己曾经的伤疤。


而且他现在有其他的麻烦需要去担心。

林肯马奇在他面前被利爪杀死了,那是他支持的哥谭市新市长的候选人。

而关于哥谭未来的希望,都随着林肯马奇的死亡,一起下了地狱。


他回到蝙蝠洞穴,给自己打了一针抑制剂,随即在蝙蝠电脑前进入工作状态。他以前并不是没有搜集过关于利爪和猫头鹰法庭的信息,恰恰相反,那是他调查过的一桩失败的案件,也是他调查的第一桩案件。抑制剂渗透进血液,让他的脑袋昏昏沉沉,每天保持着不到四小时的睡眠,他还能这样拼命已经是奇迹。从没有得到过Alpha抚慰的脆弱的Omega身体,已经忍不住的开始怀念和自己短暂结合过的那个Alpha的气味,靠疼痛转移注意力,也无法阻止得了它想要得到更多的渴望……

这时,蝙蝠电脑的屏幕上突然闪烁起猩红色,永无止境的DNA算法戛然而止,分析结果停留在Dick Grayson的档案上。

那是昨晚攻击Bruce的利爪的DNA样本。


夜翼失踪了。

几乎所有蝙蝠家的小鸟们都收到了蝙蝠侠的联络信号,Damian和Talia一起在刺客联盟,Tim在少年泰坦,Jason和Roy还有星火等法外者在一起,但是唯独Dick音讯全无。

而在以前,Dick总是四只小鸟里面最粘Bruce的人。

布鲁德海文又距离哥谭那么近。

他是Dick的养父,Robin的导师,夜翼的挚友,他怎么可能放任高傲的夜翼成为猫头鹰法庭里傀儡般的利爪呢?

他昨天差点死去,他知道。

他的身体几乎被掏空了,他也知道。

但既然死亡与平静注定与他无缘,他不介意为此承受更多的痛苦。

他戴上蝙蝠面具,几乎是强忍着内心的罪恶感回想了一下那种烈日和冰雪的味道,然后驾着蝙蝠车消失在哥谭无限的黑暗里。


评论
热度(28)

!谨慎关注,这个人一点都不friendly!

Jarvis/Tony本命,科学控。
玩卫星遥感的自然地理学生。
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,
不是一个爱写肉的人,
自己开开小脑洞打发无聊时间。

随缘ID:doldrums
AO3ID:Hyperspace
耽美原创文戳:http://wenruzhi.lofter.com/
肉文太多请私信索要密码。

© Camelot Garden | Powered by LOFTER